一二一猫

黄猫儿倏地从脚边过去。

今天的钵仔糕,也是特别的好吃。

格子,格子,格子,学校。

啧。大块头


【洪晋】【归途】

四周都是黑暗。

洪爷没有拄着拐杖,他很慢很慢地迈着步子,不知道去向的行走会使人不安。

他嘶哑地叫了声:“阿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,洪先生。”     

浓稠的空气里传来清冷的回答,和往常一样,迅速而不带有情感,却让他深深舒了一口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“我们什么时候到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像是笃定前方的人知道一样,语气有听不见的散淡。

可高晋没有回答。

不知怎么的,洪爷也没有生气,反而是饶有兴致地在脑海里勾勒着,他犯了错时低着头的模样。修长的身形衬着精致的行头,后颈是一条恭敬谦顺的孤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脸上浮出不易察觉的笑意,他在一瞬间像是变成了喜欢恶作剧的小孩。

“手伸出来。”    他说。

他很诧异自己感觉的精准,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搭上了高晋的手。高晋的手骨节分明,冰凉的触感透着指尖传过来,他愣住了。

一阵心悸。    


他没有去想这么多年,这只手为他办了多少事,杀了多少人,沾了多少血。高晋带着畏惧的轻颤,把他拉回了这一片黑暗里。突然之间,他又重新垂垂老矣。


仿佛一瞬间失掉了全部力气,他吃力地说:“走吧。”   

“是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洪爷慢慢地想起,曾经自己也这样拉过他的手, 却又记不清是什么时候,是在哪。他只模模糊糊地记得,那时他还可以俯瞰着高晋,看见他的眼眸里射出狼一般凌厉狠绝的光芒。他一度以为自己赢得了与命运的博弈,只是最后一盘似乎胜券在握的赌局,让他无从抗拒地回到真正的虚无里。他还是输了,输得彻底。  

 


洪爷感到那些温热带着腥气的液体漫过他的脚面,神志开始混乱不清。时间没有多少了,他头一次用急切地声音叫道:“阿晋!”没等他回应就再次开口,只是话语微不可闻。

“没有事...没有事。就是想...再叫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相碰的手刹那间分开去,赤色的河水翻滚着,无声地把他虚弱不堪的身影淹没了。周围的黑影涌动着前行,向前伸出诡异的黑色双手,提着一盏烛灯。而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,脚下无影。灯火曳如鬼魅,照着被人血滋养而如浪潮般肆虐生长的花朵,妖冶的玫色映上他惨白的面颊,他终于不可抑制地流下泪来。


黄泉路远,他却无需挂念。

他先一步走了,去往那永不迷失的亡者征途。


忘川百里,算是到了尽头。   

这一辈子,就算爱过他了。